手机看中经官网_1066vip威尼斯下载微信中经网微信

时隔9年同一作品成交价剩零头 字画拍卖告别亿元时代?

2022年07月29日 07:31   来源:成都商报   

  “东西哪怕再好,买贵了也是悲剧。”随着各大拍卖行的拍品陆续成交,有关注这一行的网友忍不住发出感慨。

  近日,红星资本局综合各方信息得知,同一位艺术家的同一幅作品出现在拍卖场上,2013年曾拍出230万元的成交价,而在这一次的拍卖中仅剩零头——32.2万元。

  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,相比现在,2013年前后是书画藏品市场最热的时候,现在市场下行,“一个最简单的指标是:今年上半年,国内所有的拍卖行没有一件过亿元的拍品,‘亿元时代’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同一幅作品成交价仅剩零头

  7月26日,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(下称“北京保利”)2022年春季拍卖会的中国书画(二)专场上,出现了贺天健的一幅画《草木春深》。这幅画的成交价为17.825万元。

  不过,红星资本局对比发现,这幅画曾经出现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国嘉德”)2013年的春拍上。彼时,这幅画被命名为《春城草木深》,成交价为46万元。

  也就是说,经过9年的时间,这幅画的市值缩水了约60%。

  书画经纪人刘先生从业多年,他会根据自己的判断从私人收藏家、拍卖行购买藏品,等到合适的时机,再把手中的藏品卖给私人收藏家或拍卖行。刘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,不管是叫《草木春深》还是《春城草木深》,这其实是同一幅作品。

  “像我们自己买,这种货要囤几年才能再拿出来,频繁露面的话,东西就卖不上价了。但有的人今年在这里拍下,明年换另一个拍卖行卖,换了名字可能就查不到记录。有的不懂行的可能会觉得这东西是刚出的,又能多卖几十万。”刘先生说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  不仅仅是贺天健的作品,刘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,近期,很多书画类的藏品都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最新的成交价不如上一次的成交价。

  以叶浅予的作品《印度舞姿》为例,在今年中国嘉德的春拍上,这幅作品的成交价为32.2万元。而这幅作品曾出现在2013年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(下称“北京匡时”)的拍卖会上,成交价为230万元。相较之下,这幅画的市值缩水了约86%。

  7月28日,红星资本局发现,北京匡时官网的动态停留在2019年秋拍,可搜索藏品成交价等信息的引擎已无法正常使用。不过,据刘先生出示的第三方平台雅昌艺术网的藏品记录,该作品在2013年12月确实以230万元成交。

  书画藏品行情回归理性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有网友称,某拍卖行的业务经理向他收货,齐白石的作品相比此前的高价跌了约2/3。不过,该网友拒绝了红星资本局的采访请求。

  而刘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,据他了解,齐白石的作品可能跌了2/5左右。“很多人知道齐白石画虾、画蟹,但他也画过山水画,有一幅作品在十几年前拍出过2600多万,北京保利前几天卖出了,中间接近1000万直接蒸发掉(含佣金在内)。”

  红星资本局查询发现,7月26日,在北京保利拍卖2022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-中国书画夜场上,齐白石的作品《竹圃晴岚》的成交价为1897.5万元。

  不过,或由于时隔太久,红星资本局未找到《竹圃晴岚》在十几年前的拍卖信息。

  有来自北京保利的业务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在2013年前后,书画藏品市场是最热的,“市场行情跟现在不太一样了。”“不同画家在不同年份拍出来的价格是不一样的,对比同样题材、同样尺寸,现在的价格已经回归理性了。”上述业务员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  红星资本局通过雅昌艺术网发现,2013年春季和秋季的上拍数量分别为7358件、8657件,成交数量分别为5854件、6405件,成交额分别为59.84亿元、55.27万元。

  以此推算,当时,每件拍品的成交均价约为102万元、86万元。

  到2022年春季,各项数据都有所萎靡。其中,上拍数量为2315件,成交数量分别为1944件,成交额分别为14.19亿元。每件拍品的成交均价约为73万元。

  刘先生也称,从2009年到2013年,书画藏品的市场是最好的。现在市场下行,“一个最简单的指标是:今年上半年,国内所有的拍卖行没有一件过亿元的拍品,‘亿元时代’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保证活动资金,亏了也得认

  刘先生介绍,一般来说,当把藏品送到拍卖行拍卖时,会与拍卖行签合同,商定藏品的保留价。

  “比如说,我送拍五件,每一件的保留价都是50万元,我必须要拿到250万元,扣掉给拍卖行的佣金,我至少要拿到225万元,没到这个价我就不卖。”刘先生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  不过,刘先生认为,某些藏品即便是亏也要卖掉,“我也要生活,或多或少都要卖一点东西、再买一点东西,流通起来,资金才会流动。我以前高价买的,现在也会便宜卖出去,亏了也得认。”

  以一幅10万元购入的藏品为例,刘先生称,“假设现在有人给我7万元,我不卖;等到明年,要是出价6万元,那我不是更亏?这和股票一样,我(宁愿)套现回来用这笔钱再买其他的。”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

(责任编辑:孙丹)

时隔9年同一作品成交价剩零头 字画拍卖告别亿元时代?

2022-07-29 07:31 来源:成都商报
查看余下全文